[相二] 深雪

*现实向 两人已交往设定


*流水账 文笔不好请见谅pwq






<<< 煮酒烹茶,只待深雪故人来.




松本润推开门走进乐屋时,带来的一阵寒气让屋内的三个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采访结束了?怎么这么久。"大野智的目光从手里的娱乐杂志上抬起来,转到刚进屋的人身上。樱井翔起身接过松本润脱下的大衣和围巾,帮着弹掉衣服上落了薄薄一层雪花。对方身上还带着严冬时节室外冰冷干燥的气息,羊毛围巾外的脸颊冻得红扑扑的。 


"啊——和嘉宾事先商议好的配合出了点问题,有几个部分重新录了一下,就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会儿。"松本苦着张脸从桌上拿了杯热茶,边说边走到沙发上坐下。 




手上的游戏正好打完一局,刚刚开始就一直没出声的二宫和也终于从百忙中抬起头来,将手上的PSV扔到一边,向刚坐下的人打了个招呼,又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暗下去的天色,"呐,J,回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雪?" 


"嗯,还在下,不过比出去的时候小了些。"松本润喝了些茶,总算觉得暖和了一些,顿了一下又问:"等下没什么事的话,要不要一起去吃火锅?前两天拍广告的时候,一个摄影朋友推荐了附近新开的店,口碑似乎很好呢。" 


几个人都点点头,这样的天气配上热腾腾的火锅的确再好不过,只是有点可惜—— 


"aiba桑这次没有口福了。"樱井边穿外套边笑着调侃那个此时应该正在北海道出外景的人,说罢又转头问二宫:"说起来,他应该是今晚的飞机吧。" 


二宫抬头对上樱井的视线,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是啊,看这样的天气,航班十有八九会推迟的。" 




这一年的冬天本就冷得反常,今天这场几年难遇的大雪几乎袭击了整个关东地区。几个人下了楼,坐上已经等在那里的车,松本润向司机说明了火锅店的位置。二宫一路都拿着手机低头看天气播报。相叶在的北海道那边情况也不比他们这里好,这个时候大量航班都延误了。




他一周前去那边出一档杂志的外景,拍摄的安排应该只到今天上午,但是躲不过工作组晚上还要安排个庆功宴,便只好预定了晚上的航班——想到相叶走的时候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二宫微微勾起唇角。 




那天他把人送到机场,嘱咐了一路,临到登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劝他把回来的机票改到第二天早上。 


"连着拍几天肯定很累,晚上再坐飞机,你是笨蛋吗aiba桑。" 


"想早点回来,不然会很想nino。"那人扁扁嘴,脸上的表情有点委屈还有点无辜。 


二宫难得地无言以对,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恋人的心思。然而在一起也有好几年,他的伶牙俐齿在面对这个人直白的情话时却向来派不上任何用场。 


最后也只好放弃般地握握他的手:"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我那天下了节目回家给你准备夜宵。" 


然后就被相叶拉到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里又腻歪了好半天。 




——这下倒是好,想回来也不成了,乖乖地在酒店休息一晚吧。 


二宫几不可察地叹口气,他甚至都能想到恋人得知这个消息时沮丧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笨蛋的性格,要是今晚回不来,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可是现在应该已经过了起飞时间了啊……


他想了想,决定先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一下。 




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二宫还没开口,熟悉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Nino?今天的工作结束了?" 


对面那个应该没赶上飞机的人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没什么异样,声线甚至还微微上扬。 


"嗯,刚刚结束。"二宫轻声应了,"你的飞机是不是延误了,我——" 


还没说完就被那边截住了话头。 


"我已经在家了,改签了下午的一班飞机。nino晚上要不要回来吃饭?" 


"诶?"二宫花了几秒消化这个有点冲击力的消息,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智了?他握着手机愣了几秒才出声,"那,那好,我这就回去……" 


还是等回去再问问他好了。 




结果挂了电话就看到车里其余几个人都在默默地捂嘴笑。 


啊,好像完全把吃火锅的事忘到脑后了。二宫满头黑线。 




不过其余几个门把显然也早就对两个人这种队内秀恩爱的无耻(x)行径见怪不怪,坐在前排的大野智笑够了,还是很给面子地转头让司机顺路先送二宫回去。当然一路上还是免不了要听着松本毒舌的调侃。二宫自然也不甘示弱,于是两个人又免不了战成一团。扯皮的时候二宫还不忘抽空给自己找着借口,啊,其实他知道相叶提前回来也没有那么高兴嘛,毕竟失去了蹭一顿免费晚餐的机会,其实还是很遗憾的,嗯,就是这样。 




没让司机把车开进小区里,二宫在门口便下了车。然而一直未停的雪这时候似乎又大了起来,他只好竖起衣领,踩着已经没过脚背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公寓走去。 




他和相叶是三年前搬到这里来的,彼时两人刚确立关系半年,脸皮薄如他尚且没仔细想过同居的事情,就在某个难得无事的周末被相叶从家里拉了出来,说要带他去看看房子。 


"看房?你想搬家?还是替别人看?"他一大早被从床上拉起来,脑子显然还不怎么转,有点迟钝地问相叶,对方扑哧笑了,"当然是我俩的房子啊,和也不是也想和我一起住吗?" 


"我——"他顿时睡意全消,张口结舌地看着自己的恋人,"喂喂,相叶雅纪先生,我何时说过我想和你一起住了!" 


“诶,那难道你不想吗?”


“……”


对方一脸"不要解释了我都懂"的气人表情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抗议无效。 


最后他发现这人显然是蓄谋已久,从户型、采光到地段都考虑得极其完备,简直不用他这懒人再管任何事。 


——只需要点个头就行了。 


从看好的公寓出来,他对上那人热切的眼神,感觉脸上有点发烧。 


"挺好的。那就——准备一下,过几天搬过来吧。"他小声说,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目光转开。 


就这样缴械投降。 




后来二宫就被那人半是哄着半是强迫地改掉了那些不太好的生活习惯,晚上不许熬夜打游戏,周末不许总是宅在家里,吃饭不能总订外卖......而过去随性如他,也开始学着认真地打理起两人的小家——其实别的不说,他的料理手艺还是绝对的一流,虽然过去一个人惯了也渐渐懒得下厨,毕竟再怎样精心准备的大餐也只有自己独享来烘托这份形单影只,又何必做得如此表面光鲜而又面面俱到——然而搬到一起之后,他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反而喜欢上了在两个人都闲暇的时候准备上一大桌丰盛的料理,只是为了那人眼底浓郁的喜悦和满足的笑容。 


又或者是,在相叶偶尔因为工作而晚归的时候做好那人爱吃的夜宵,在客厅读剧本或者打一会儿游戏,安安静静地等他回来。 


在那些相似的寂静夜晚里,明黄色的温暖灯光永远有着家的气息,不仅是那人回来时抬头看到会觉得安心,他亦如是。 




"和也!" 


熟悉的声音将沉浸在回忆里的他唤回现实,他抬头,看见那个一周未见的人正在家门口向他招手,一边快步向他走来,手里还拿着自己早上出门时忘掉的围巾。 


"就知道你又忘了系围巾就出门,当心冻感冒。" 


还没走到身旁,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而他忽然说不出一句话。 




二宫君觉得,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也许是在很久以前,在刚出道不久参加的某个综艺节目里,曾经被问到过这样的问题。 


那时候的回答早已记不清,而后来随着名气一点点大起来,也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里被问过"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对结婚有怎样的想法"诸如此类的问题,当然,大多数时候都会被他用各种方式含糊地蒙混过关。 


——因为从来没想过那些事情啊,与相叶在一起之后的某一次闲聊中,他笑眯眯地看着那人,只要和雅纪在一起就够了。 




而说真的,不是那个舞台上闪耀夺目的明星,不是荧幕上风光无限的实力派演员,对于真正的二宫和也来说,所谓的恋爱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或许之于他,爱情并不是某一瞬间的怦然心动,不是一场势不可当的冒险,亦不是一段风花雪月的少年往事,而是长久的陪伴带来的从容笃定,是看见那个人就感觉到整个世界的璀璨明亮,是一个他从未说出口却一直坚信的,万年长安的心愿。 


就如同此时此刻,他忽然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做,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人一步步踏雪而来,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寂静无声。 




相叶走到他身边,替他拂去肩上的雪花,又把围巾系好,才直起身子,露出只在面对他一个人时才会有的温柔笑意。 


"回家吧,和也。" 




于是最终他也微笑起来。 


"嗯。" 




人生还有那么长,总该有这么几个时刻美好得令人难忘,就像经年之后,如今的他也终于确定,那些不管重来多少遍都不愿意错失的,抹去之后就不能称之为一场完满人生的,才是重要。 




Fin. 



标签: 竹马 相二
评论
热度(44)

ID:祝顏/SilentRiver

处女座|A型血|深井冰
古风|全职|推理|历史类
周叶|戚顾&衍生|陆花|西叶|鼠猫|AL|越苏|瓶邪
A团饭|主黄担|竹马

Weibo:深海星屑
2014.11.7

© 祝顏 | Powered by LOFTER